罗比特大帝

兔子 巫婆 以及狗
//闻绝残党

Rocket -『Ain't no thing like you, but you.』

他短暂的生命,他长久的失去和梦。

如果说改造他的人工智能近似上帝的话,为什么神要把智慧赋予最狂躁的人(/etc.)呢?他的狂躁和接踵而来的孤独、自卑和贪婪:为什么选择他来承受这一切过于沉重的缺陷和痛苦?还是说,不管是实验者主动的选择也好,还是在无数实验中被真正的上帝筛选也好——这就是智慧的样貌?就像人类不配,浣熊也不配,所以永远要伴随残缺,永远要自我厌恶,永远要被死亡胁迫和掠夺。


也正因此,要和树人结盟,要和人类结盟,和其它生命结盟。要得到爱,同时得到失去——你有一份死亡,我有一份死亡,交换一下,我们得到了三份死亡。

火箭,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幸运,总被更多、更漫长的失去抓到?


灭...

2018-08-13

太想发了dbq

就很干 一位好友深陷烂桃花之中 和一个我已经无法评价的渣男藕断丝连 她自己也知道 但字里行间还是多多少少会袒护对方 我真的很想学台词说『你不跟他彻底断绝联系就别来跟我咨询感情问题了』 但是把人推走又不是我的本意 被她信赖我也觉得感谢 说到底只是我不承认自己有脾气而已 凭什么就能有人满口谎话、成天只顾着自己还被人惦记呢 他哪怕稍微为别人展露出一点没用的难过也会让我心安很多 老实说我交际圈里各色怪胎很多 却完全难以容忍这么一个人存在于好友身旁 光是听到他的事情就烦得要死 真的不行 我不能忍受

2018-08-08

而红月始终悬在他们所有人头顶

因为只有白得像月光才能这样利落地染上血的颜色

只有纯洁得像野狗才能这样彻底地被命运杀死


2018-06-09

以前没仔细看过,今天回去翻了一下,发现最早发的闻绝文阅读量是最新这篇五倍(捂脸) 我那个时候说居然有人给我点赞真是善良,现在看来,如今的我圈er才是真的善良……

2018-05-26

闻绝|旧陨石和旧沙画

特别难读,土下座

-

小绝说:“涨潮了”。

水漫上来。

他看见他的幸福和失却都从远方泱泱而来。

-

他们约好去岛上前一天闻香感冒了,连带着发了低烧。后来想起来,他们那么多年也就约过这一次不带出场费的旅游;不过说是旅游,也就是从上海本海去上海崇明,外带还搭一个闻香顺便要完成的学校实践。这点距离不要说廉价交通,用走和游的也只要十一个半小时就能到——闻香曾密谋规划数种失踪方法,对这种奇怪信息颇为清楚。要说的话,其中一种就是不带手机和食物出门,然后一直不停地走下去,看在倒下前可以走到哪里:结论是可以走很远很远,足够他走到海边、游很久、再慢慢沉下去——这就扯远了。

发烧的梦境里,闻香以一种...

2018-04-20

囚影|段子吧

『我就告诉你李斯:我来跟你交朋友,就是要你人心尽失、妻离子散……我就告诉你,你怎么办?』

他被囚徒叫出来,想好了是鸿门宴,没想到那边自己先混着下去五六杯——但囚徒是号称不醉的,所以这一定是假醉。既然是假醉,说的一定就至少有一半真话,这是必然之理。李斯骨子里不稀罕人对他好,听到半真的坏话很乐意当全真的信,就顺着他说:『好、好。多大点事呢,说得这么狠。要我哭给你看哦?』

问完还笑:『看我哭好看伐?』

囚徒这步算错了:这货就也不介意人对他坏——小仇小怨可能介意,真记恨他的反倒不介意了。他自然希望被介意一下,这下泡了汤。对他好没用,对他坏也没用;说到底是太早把他当回事,又从一开始就被他看透。囚徒...

2018-02-22

another不会写的梗

『我只是为了理解你而已』

K是听障,这件事没有几个人知道。从意识到这件事的那天起,M再也没有听到过任何声音。

M记忆里最后的声音,是K的皮靴在雨地里踏过——先是向前的脚步、然后旋转回头。这一段在他脑海里不断往复,最终盖过了一切现实的声音。从此他的耳边永远下着同一场大雨,K在里面向他无数次回头。

M说,他只是想要理解K而已。L他们费尽全力想要治好K的听障,不也只是想要理解K吗?

M只是选了更简单的办法。

2018-02-18

记梗

-N……你无法打破一种真实。我的生活不是虚假的,就算是伤害、侮辱,也不能使它成为虚假的。
-我没兴趣向你证明任何东西。但是我绝对确信、也希望你清楚:如果你的真实包含了这里,就不再有L的容身之处了。
而在我认识你的这么多年里,L就是你的全部真实。我是因为这个,才把你当作“朋友”的。

『你可以把xx会看成一个什么活都接的涉黑商帮,但它本质上是个宗教组织——成员生活不依靠组织盈利,相反大多用其他工作的所得来支持组织运转。他们信的那套,用他们的话说是“同物易”,就是想要他们干什么,就要支付完全同样的东西当代价。
比如想杀人的话,就要先付自己的命才行。
……不管从哪个角度讲,都既奇怪又错的离谱对吧?不是这个世...

2018-02-01

-

(我犯贱)

闻香来时本没慌。时事皆迁了,旧戏不能新作,重逢又如何,该说也不是头一次重逢。可小绝好像不懂似的,一径照着老路子往过跑,眼看就要跑到一两年前。闻香有一桩旧病正是起于一两年前:直到一两个月前,他都常教一阵恍惚坏了事。因而他已决意不再恍惚。他决意不发现小绝的返老还童,按部就班地照着估好的路子走。跟大主播联机,就要有大主播旧友的端法,他在人前何尝端不住过。他多少以为小绝习惯了旁人热,便见不得他冷,然而小绝没有半点要退的意思。闻香一时竟分不清是他们分别来他遇人不淑学来的韧劲,还是他向来如此。要说的话,总能让他拿他没辙这点,倒一定是向来如此。既然没辙,就不强去走出条路来。人生在世,取舍好过贪...

2017-12-24

联机了朋友们 联机了

『你要跟男人过圣诞节?』

『当然,因为我是真男人blablablabla』

节日大酬宾 朋友们

今日不炸不是中国人了

还有 您是何日起重新叫回香香的来着???我上次看您们联机还是闻香,kb倒是叫得亲,我就当您们往日是拖家带口地避嫌了(cp滤镜.jpg

2017-12-24
1 / 6

© 罗比特大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