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比特大帝

兔子 巫婆 以及狗
//闻绝残党

-

(我犯贱)

闻香来时本没慌。时事皆迁了,旧戏不能新作,重逢又如何,该说也不是头一次重逢。可小绝好像不懂似的,一径照着老路子往过跑,眼看就要跑到一两年前。闻香有一桩旧病正是起于一两年前:直到一两个月前,他都常教一阵恍惚坏了事。因而他已决意不再恍惚。他决意不发现小绝的返老还童,按部就班地照着估好的路子走。跟大主播联机,就要有大主播旧友的端法,他在人前何尝端不住过。他多少以为小绝习惯了旁人热,便见不得他冷,然而小绝没有半点要退的意思。闻香一时竟分不清是他们分别来他遇人不淑学来的韧劲,还是他向来如此。要说的话,总能让他拿他没辙这点,倒一定是向来如此。既然没辙,就不强去走出条路来。人生在世,取舍好过贪得,闻香多少还是长进了。他放了小绝走,拉队友上车,打了两把自觉这长进不小,恰要开始沾沾自喜的时候微信跳出来:『好哇,你骗我队友没时间。』

他手一抖,一时间迟疑该问他究竟出家门了没有还是辩解一句队友刚来,怕显得刻意发了前者,又后悔回得太快。没想到小绝又秒回:『我在出租车上啊。』

『老子流量用不完,厉不厉害?』

『夜上海,大堵车,平安夜司机杀人事件。』

「图片」

『诶你排进了。』

一屏半如一年半,双双倏忽过眼。

闻香突然明白,戏码从来不论时候,要论时候的只有他一厢情愿的不甘错付。

而如今不论是错付还是不甘,都即将冲散在他时隔月半的旧病复发里了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7 )

© 罗比特大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