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比特大帝

兔子 巫婆 以及狗
//闻绝残党

囚影|段子吧

『我就告诉你李斯:我来跟你交朋友,就是要你人心尽失、妻离子散……我就告诉你,你怎么办?』

他被囚徒叫出来,想好了是鸿门宴,没想到那边自己先混着下去五六杯——但囚徒是号称不醉的,所以这一定是假醉。既然是假醉,说的一定就至少有一半真话,这是必然之理。李斯骨子里不稀罕人对他好,听到半真的坏话很乐意当全真的信,就顺着他说:『好、好。多大点事呢,说得这么狠。要我哭给你看哦?』

问完还笑:『看我哭好看伐?』

囚徒这步算错了:这货就也不介意人对他坏——小仇小怨可能介意,真记恨他的反倒不介意了。他自然希望被介意一下,这下泡了汤。对他好没用,对他坏也没用;说到底是太早把他当回事,又从一开始就被他看透。囚徒本有一番宏论,要告诉他老婆和那两条狗如何一个都留不住,一霎竟无从说起,干脆换了个起手式:

『嗳,我呢,把李锦当真心朋友。』

李斯一懵,心说这得是真醉:『好好好,当当当,那还不是你说了算。』他口气软三分下去,原是想把人哄着,没想到一下把囚徒哄炸了:『我操你妈李斯,李锦他对你是动了真心。』

『……老子他妈也是真喜欢你,才他妈看得出来。可我他妈不信你不知道。』

李斯狠狠皱了下眉头『你来劲什么?李锦怎么样轮不到你管,我他妈也把他当真心朋友。』

囚徒冷笑一声,李斯就当没听到:『你不要觉得你能跟他相提并论。』

当然不能,你李斯就喜欢好养的东西。明明命和钱都是别人给的,却还总要做主人。李锦没有骂错你,你们北影别的不会,就会一个骗。成天空手套白狼,偏偏套到一个白狼王既当不成女人,也当不成狗。

囚徒觉得自己也真醉了,说他他妈也不会别的,屠你的边总还是会。『到头来空余你一个,是狼窝你也得跟我走。』

但他其实没说出口。

 

他把自己灌倒之前突然悟到这件事情:

李斯擅长让人不说出口。

这才是他话术的终结。

并且——这就是为什么他身边永远有应当相认的好人在互相攻讦。

*我坦白,我对囚影不真心,我对枪影只想拆,我只对这俩的cp粉是真心的。2018年2月21日,我为zqsg的qyjj流泪了。我希望她不要看到此文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3 )

© 罗比特大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