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比特大帝

兔子 巫婆 以及狗
//闻绝残党

自白使徒

他是个勇往直前的人。我们这种有点本事却又沉沦现状的家伙多少都有些恶癖,想做伊甸园里或考生上京路上的那条蛇。我总说唯独对他一片真心,谁知是不是又动了让他为我回头的念头,而终于未有得逞。到底还是沉沦此处,又不得佳人同往——仗着机灵讨喜和眼界清明顽劣了几年,现在看来怎么说也是亏——我终于得改了这脾气。想来虽然我挑朋友就常是这一路,他总还是所有人里独一的:别人的套路好用一时,他何时想脱开总轻巧得很;我想留他一程,到头来是自己移了心。我突然想明白,世上受罚的蛇犯得都是同一桩错——明明在别人的故事里,却一心觉得自己能做主角。我当初颇有些不平,想清楚了这一节之后便安了心。不是我命里有劫,而是他命里有我,我何德何能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6 )

© 罗比特大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