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比特大帝

兔子 巫婆 以及狗
//闻绝残党

【闻绝】单方攻防

*闻绝。段子。行文心律不齐,屁话特别多。总之随便看看。

*我感觉我犯了大忌。

-

『情况危急……商场三楼的咖啡厅,周围没有友军……好在座位靠窗,最后时刻勉强可以跳窗出去……但是光凭自己估计撑不到救援点……怎么办,再这样下去,俞仕尧长官就要……笑死在这里了!』

『闻香你思考得太大声了!闭嘴!』

俞仕尧长官本月第八次被脱团友人调侃择偶问题,明明该光火,谈话走向却因为对方严重的精神疾病愈发奇怪起来——长官正在稳定情绪,长官的呼吸趋于平缓了……长官肚子还有点痛。


他正想着怎么组织一波反击,闻香突然换了副认真点的口气:『哎哎,你到底想找什么样的女朋友?』

『不想找。』他语气斩钉截铁,声音却像是从肚子里发出来——不如说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整个人都变成了个肚子。为了更斩钉截铁一点,他继续说那段老台词:『训练赛比赛都来不及找什么女朋友,不如多打打守望……』肚子越往后说声音越拖沓,摆明了是在等对方听的不耐烦来打断他;他也是忘了闻香是不会不耐烦的,闻香只会笑眯眯听他讲完。于是他自己先不耐烦了,干巴巴地结了尾。闻香就说哦哦哦。

闻香说完哦哦哦沉默了两秒,说你不会觉得我信了吧?


闻香反问人的时候很有点讨好的口气,但风评一律是觉得他这样更欠揍。他自己也清楚,想看小绝跳一跳脚——小绝急起来很可爱,逼他的人往往看到他急就心满意足了。可是小绝这回没跳脚,说那你不信好了。他猜到这是被调戏多了,小野猫被调戏了一万次原来是会变成肚(三声)子的,他第一次知道。这样一想,闻香发觉自己沦为了路边拈花惹草(还是白嫖)的万分之一,登时不甘得很;摆上副镇静脸,心里就开始寻思该怎么拿出自己熟客的尊严来多套几句话。他沉默这当儿旁边肚子上一点一点儿长出头来,又变回了小绝——既不是会炸毛会卖乖的小野猫也不是气鼓鼓皱巴巴的酱肚子,是个真小绝。小绝怔怔地看着窗外的车河流啊流,不等闻香拿什么话逗他就开口说起来:『说真的……』

其实小绝心里笑得厉害,他想这家伙自己跟自己勾心斗角的样子真是太可乐了,中二病怎么这么好玩的。能把自己玩得这么狠的人整个守望圈好像也只有朱芳芳一个;而朱芳芳是大主播,闻香识是真心实意在玩自己。同一个问题他应付了那么多人,嘴里翻出花儿来,看到闻香窘才突然心满意足了。他深知自己在七宗原罪里是个干干净净的格里德,心满意足一次不容易,不能白嫖人家的,就认认真真讲:『当然想要女朋友啦,这不是找不到嘛。我自己我是知道的啊,她离我太远不如不谈,离得太近我也不乐意。训练真忙起来我顾不上人家,打比赛回来又要她照顾。

『粉丝都是说说的啊,长得漂亮的女孩子谁想跟我受这罪,随便找个有钱人不是要什么有什么。不漂亮我又不要的咯。』


闻香听罢拿食指卷了卷刘海儿,一撑脸:『我漂亮么?』

小绝哑然,而后一言不发低头划拉屏幕。

那边就丧气『诶你干嘛啊』,前调是干嗔,中调一扭十八弯,后调是他招牌轻笑。小绝不吃这一套,冷静回应『我问问你女朋友「你、觉、得、闻、香、识、漂……」』

『你你你你别!』闻香怂得利落,扑手机扑得有综艺范儿;『可小绝选手丝毫不为所动,一边冷静走位一边持续输出,对面26sp的闻香识选手也注意到他的表情愈发认真起来……

『小绝停下了!他是在换子弹吗?不是!小绝已经攒出了大招!小绝把手机转过去了!』


“xx,闻香识跟你也玩过家家吗”


演播厅和赛场同时安静下来。


长官正在试图稳定患者的情绪,长官笑得很开心,长官成功组织了一波反击;长官边笑边说你怎么傻了一样,慌什么我又不会发的咯……

长官眼睛还有点痛。

长官眼睛可能进咖啡了,也可能是奥利奥。

垃圾闻香。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2 )

© 罗比特大帝 | Powered by LOFTER